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海

——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

 
 
 

日志

 
 

命题:雅情(3)——民族篇  

2011-10-13 09:06:20|  分类: 道法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题:雅情(3)——民族篇

龙文

在世界民族大家园中,在我看来,

最使自己有别于所有其他民族的、在美的方面是意大利人和法兰西人,

而在崇高感方面则是德意志人、英格兰人和西班牙人,

美国人和中国人则坚持认为自己既属于美又属于崇高,

在荷兰和比利时则可以看成较文雅的情感在那里还相当不显著,

日本在可以看作随即出击的两眼逼视利益的生物状态,

韩国人则不然,因为他们在满世界的找直系上线。

美自身要么是吸引人和感人的,要么是开心的和迷人的。

前者包含着某种崇高的东西,心灵在这种情感中是深沉和陶醉的;

在第二种情感中则是开心和欢快的。

第一种美感特别适合于意大利人,第二种美感则特别适合于法兰西人。

在自身具有崇高表现的民族特性中,崇高或者是有点倾向于冒险性的恐怖型的,要么是崇高感和华丽感。

第一种情感归于西班牙人,第二种情感归于英格兰人,第三种归于德意志人。

我只是浮光掠影地谈谈艺术和科学,对它们的选择可以证明各民族人们归于他们的那种情趣。

意大利人的天才尤其在音乐、绘画、雕刻和建筑方面显得出类拔萃。

所有这些美的艺术在法兰西都找到了一种同样的文雅情趣,尽管它们的美在法兰西不那么动人。

诗歌与演讲的完美性方面的情趣在法兰西更多地属于美,在英格兰则更多地属于崇高。

文雅的戏谑、戏剧、开心的嘲讽、爱情的挑逗和轻松自如的文风在法兰西都是原本的。

与此相反,在英格兰则是内容深刻的思想、悲剧、史诗等一般说来机智铸成的沉甸甸的金块,这金块在法兰西的铁锤下可能就要被延展成大片薄薄的金箔。在德意志,机智更是透过金箔而闪光。

荷兰民族对于一种井然有序和令人难堪的娇美的情趣,也很少会使人猜想到在天才的自然自由的运动方面的情感,天才的美只会由于谨小慎微地防范错误而被扭曲。

能够与一切艺术和科学相对抗的,莫过于冒险的情趣,因为这种情趣败坏了作为一切美和高贵的原型自然。因此,西班牙民族自身也就很少表现出对美的艺术和科学的情感。

日本民族根植于一岛国,在太平洋里宛若蹲在鏊子上的猎犬,盯着邻居家的美食,并随时准备出击。他们退化成极端的顽固的坚定性,他们的勇敢和对死亡的蔑视这种品性,除此之外他们很少表现出一种较文雅的情感征兆。

韩国民族表面刚毅木讷,实际内心缺乏一种自信主体实在,他们两眼在全球巡视,等待机会在世界范围内认亲。

两者圈里几乎找不到艺术表述,但他们在拷贝科学方面却进展神速。称值称道。

印度人对于可以转换为冒险性的那种怪诞有一种占支配地位的情感。他们的宗教是由怪诞构成的。

 在人类天才的美和高贵的正确情趣无论是在艺术和科学中还是在道德事务方面都孜然起来时,

希望的无非就是如此容易欺骗人的虚假光辉不要使我们不知不觉地远离高贵的淳朴,

而尤其是教育尚未揭示的秘密要摆脱古老的幻觉,

为的是在每一个年轻的世界公民心中及早地把道德升华为积极的感受,

以免所有的文雅仅仅以转瞬即逝的、休闲的愉悦为目的,用或多或少的情趣判断我们之外发生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